071

 

「我要去。」聽見埃及這個目的地時,我毫不考慮地說。

 

這趟旅程,雖非倉促成行,期間也數經波折;但回頭細想,真正考慮要不要去所花費的時間,其實極短。不喜歡跟團、時間恰好搭不上、工作忙碌、行程太緊、團費超出預算...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抵不過“Egypt”這個彷彿擁有某種神秘力量的字眼。舌頭在牙關後方輕輕跳動,將那音節唸出來,淡淡的,嚼在唇齒間卻好像有千斤重,一種滄桑的威嚴,毫無矯飾的、理所當然的氣派。

 

或許正是依靠了這樣渡過一個又一個千年的力量,橫亙在這一趟旅行前的阻力竟一一瓦解。我尚未反應過來,已至成行之日。

131

 

    埃及「好玩」嗎?

 

許多人問我這個問題,但我卻無法回答…因為每一個人對「好玩」的定義實是大相逕庭。

我只能說,於我,在不長不短這二十餘年的生命裡,去過的地方也不算少了;這是第一次,我真真正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把心遺落在遠方」,什麼叫做「離情依依」。這種體驗深切刻骨,從第一天懵懵懂懂抵達那個滿是黃沙的國度,到最後一日倦怠已極卻仍努力睜大眼睛盯著車窗外街景不忍旋目,對這個古老、複雜、多變、又充滿智慧的地方,我的依戀層層堆疊,幾乎令人難以回神。

137291

這十二天裡,我親身來到大得連相機鏡頭都很難裝得下的金字塔,親眼看過那歷盡滄桑依舊澹然的人面獅身像。我走過一座又一座的神殿,一面又一面數千年老的壁畫,開始認識他們的神、他們的文字、他們的那些令我無法言傳只能瞠目崇敬的歷史與成就…我也搭著吉普車在沙漠裡衝沙,入夜冷得抱著手臂看星星,一顆顆掛在黑得帶些靛色的天穹上,實在太多、太亮,閃閃爍爍,幾乎不像是真的。我也踏著阿嘉莎・克莉絲蒂的腳步,搭著郵輪在尼羅河上渡過三夜,默默想著她筆下那樁舉世聞名的謀殺案;我也在紅海仰望日出,在路克索熱氣球上俯瞰數千年歷史的古蹟。我掬過尼羅河的水,踏過紅海的浪,無數次與千年石壁上代表幸運、保護的護身符圖樣「面面相覷」,我把我的名字告訴當地的小孩,他們回我以我此生見過最燦爛純粹的笑。我甚至花了半個早上的時間,靜靜聽著一個埃及人,以一個真正的當地人的角度,向我們述說了埃及革命的始末。

埃及用短短十二天將我的心底一隅填得充潤豐滿,那一角如今遺落在埃及,距離我二十個小時、八千餘公里遠。

 

047062

 

 

    埃及「安全」嗎?

 

決定去埃及以後,最頻繁被朋友問到的,是治安問題。安全嗎?聽說騙子小偷很多?埃及不是暴亂嗎?(妳別被抓去斬首…)

 

這個問題,我同樣也沒有辦法回答。只因沒有一個地方是絕對安全的,我無法為任何人做出保證。但我以為,恐懼多半來自於未知――我們對於非洲、中東、阿拉伯國家的瞭解,實在是少得可憐。深色皮膚、不吃豬肉、包著頭巾、女人裹得嚴嚴實實只露出幽幽雙眼,如此遙遠,如此神秘…對於他們,我們的訊息來源之狹隘、其觀點之偏狹,多是一家之言;換句話說,我們接收到的對於回教國家的資訊,大多是以西方國家的觀點為出發點。若是彼此瞭解的多一些,不知來由的恐懼與誤解會不會少一些呢?

087

此行我終於體會到「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一點皮毛,詫異於自己過去的無知,彷彿井底之蛙被人一桶水拉上了井緣,因面前世界之遼闊、複雜、瑰麗、奇魅而驚詫得摒息,一時竟有「悟以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之慨。

 

這一趟,我們沒有遇到什麼突發狀況。小販在觀光客經過時會像蒼蠅撲肉那般圍攏上去,一開始不太自在,但大多數時候,只要快步離去,多半不會有什麼麻煩;會真正伸手拉人糾纏的小販極少(此處只以我們碰見的情況而言)。

 

聽見有人說:「埃及那裡的人就是壞,都會騙,只是為了要錢。」其實聽了很難過,台灣如此友善,難道就沒有騙子小偷會欺負觀光客嗎?把刻板印象與偏見都放在一邊,我覺得,這些與我們擁有不同膚色、種族、信仰、文化、習慣、歷史…的人,其實跟我們也沒有那麼不同。

沒有比較壞,沒有比較好――都是一樣的。好壞,不應依據人種或信仰來判斷。

P1250239

 

至於暴亂,我所知太少,不敢妄語。幾乎所有景點都要安檢,有人帶著乾電池就被攔了下來搜查(似乎掃描時懷疑是子彈…)。到處都是真槍實彈的警察,說實話剛到的幾天,確實覺得有些壓力,總有種山雨欲來的感覺。但全程下來,遇見的民眾都非常友善,也非常自然淡然地過著他們自己的生活,彷彿那些安檢、那些警備只是擺設,只是生活的一部份一樣;我們幾個女生也曾晚上九點多十點多在街上走,並未感受到不友善的氛圍。

 

當地導遊很希望我們回來時能告訴身邊的人,埃及很安全。我不敢斷言確切情況如何,但我願意把這一趟的真實感受說出來――單論我們這趟旅途,一路走來都很平和,埃及並不如傳聞中的那樣…騷亂。

 

並且,非常迷人。

05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苗 的頭像
小苗

☆一苗一世界,書旅食跑睡☆

小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