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070230

2015年3月,也就是猶太少女安妮·法蘭克逝世70週年的此時,各地媒體陸續做出了相關紀念報導,其中以對她的死亡日期做出的最新研究為大宗。

 

此項研究由位在荷蘭的安妮之家(the Anne Frank House)所發表,令我倏爾憶起,兩年前我在阿姆斯特丹旅遊時,也曾造訪此處。當時適逢女王節,王子運河畔歡騰的氣氛、處處高掛的鮮亮的橘色、空氣中瀰漫著的啤酒香,讓參觀這個地點的我們情緒難以轉換,有些失措。前一秒尚自沈浸在狂歡中,下一秒已踏入那個狹小、壓抑、滿是黑白照片的地方。窗裡窗外,景致比想像中更加不同,彷彿那透明的窗戶所隔開的,不僅是室內、室外的差距,而是一座看不見的牆,將歡聲笑語和自由的、百味雜陳的空氣盡數阻絕在面前。當初她躲在「後宅」裡時,悄然向外窺視,是否也是如此心境?

 

館內不允許拍照,留下的圖像紀錄只有兩張明信片與館外的銅像。抽空順手譯了CNN一篇報導,權充一點念想,致那個太早離世的女孩,也紀念那趟旅行。

 

ANNE

原報導來源:CNN(網址

 

Researchers say Anne Frank perished earlier than thought

研究專家表示:安妮·法蘭克過世日期較以往所推斷更早

 

 

(CNN)七十年前,安妮·法蘭克因斑疹傷寒逝於納粹集中營,時年僅十五歲。

她被認定於1945年3月31日過世;此後僅僅二週內,英軍即解放了曾關押她的伯根-貝爾森集中營。如此短暫的時間差,不過一步之遙,這位猶太小小日記作家便能挺過那場世紀浩劫大屠殺。 

然而,安妮之家所發佈之最新研究結果顯示,安妮與其姊瑪歌·法蘭克的「忌日」,應較先前所推斷的更早上至少一個月的時間  

研究者重新檢視了包括紅十字會、ITS、伯根-貝爾森紀念館等處之資料檔案,以及倖存者的證詞,隨即做出了結論:安妮與瑪歌很可能並未撐到1945年3月――此項結論與早先荷蘭官方所認定的死亡日期相悖。 

 

「後宅」後的旅途

1944年,安妮及其他七名躲藏在阿姆斯特丹「後宅」秘室內的「室友」一齊被捕,隨後被送往奧斯威辛集中營。

同年,安妮與瑪歌與母親分離,並被遣送至德國的伯根-貝爾森集中營,如奴隸般被迫勞動苦役。 

「集中營內的生活充斥恐慌,憂懼盈溢――」一名證人言道。在那座過度擁擠的集中營裡,法蘭克姊妹被分配到一個缺乏燈光照明與水、連廁所設備都沒有的區域。研究者表示,她們是在被蝨子佔領的稻草上過夜,狂風暴雨無情侵襲,將帳篷鞭笞得搖搖欲墜。與其他囚犯相同,法蘭克姊妹每日皆得忍耐極長的時間,等候營內點名。 

安妮的同學娜內特·布利茨(Nannette Blitz)仍記得與她在1944年12月的短暫重逢:「那時候,她幾乎像是一具骷髏,與行屍走肉無異。她將身體用床單布裹起來,因為她再也無法忍受將滿是蝨子的衣物穿上身。」

 

最後的時光

隨著俄軍持續向前挺進,伯根-貝爾森集中營日益擁擠,疫病也隨之增生。致命的斑疹傷寒爆發,每日奪走上千條生命。 

斑疹傷寒是一種傳染性疾病,以體蝨為傳染媒介,流行於衛生條件低落的區域。這種疾病會引致高燒、畏寒、皮膚出現斑疹等症狀。 

「蝨子遍布稻草床蓆與衣物,使安妮長期暴露在流行性斑疹傷寒的主要傳染源載體之中。」博物館研究員如是寫道。 

集中營中之證人表示,法蘭克姊妹早在2月7日之前,便已出現相關症狀,因此研究員推斷,兩人撐到3月仍存活的可能性甚低。 

作家艾瑞卡·普瑞斯(Erika Prins)及薛翰·布魯克(Gertjan Broek):「罹患斑疹傷寒而致死的病患,多數在症狀首度出現後約十二日便會死亡。」 

安妮與瑪歌死亡的確切日期依舊不明;瑪歌先安妮一步撒手人寰。 

「安妮從未放棄希望,」安妮的朋友布利茨說道,「她對自己終將獲救一事,始終深信不疑。」

 

她的日記成為世上最暢銷的書籍,歷久而不衰。

banner-slide-1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苗 的頭像
小苗

☆一苗一世界,書旅食跑睡☆

小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