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6189584-3907091918_n.jpg

 

《柳的四生》Les quatre vies du saule

 

作者      山颯(Shan Sa

出版社    遠流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201

 

========

 

江南江北雪初消,漠漠輕黃惹嫩條。

灞岸已攀行客手,楚宮先騁舞姬腰。

清明帶雨臨官道,晚日含風拂野橋。

如線如絲正牽恨,王孫歸路一何遙。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總愛寫柳。柳是女人的腰、輕蹙的眉、旅人的依依離情。山颯以『柳的四生』,寫盡女性的溫柔與強韌。故事線從明代的重陽與綠衣、清末民初的春寧與春毅、一直拉到現代的靜兒與森田。論書的開頭,是以小春寧的自述說起;論年代,是以重陽折柳開展;但最後森田一語,『我們的前世,來世,今世不是輪迴,而是平行進行的』,又巧妙地在時間線上劃下一個輕巧優雅的問號。柳的每一生,是相繼的、還是交錯的?書中不斷有夢,而在夢與現實的界線模糊之際,靜兒就是春寧嗎?春寧是綠衣嗎?

我問著。而眼前彷彿從地上長出一株柳樹,垂枝搖曳,微風輕撫過我的臉頰。它輕聲問我:『那妳呢?妳是靜兒嗎?』我一驚。

 

******

無力搖風曉色新,細腰爭妒看來頻。

綠蔭未覆長堤水,金穗先迎上苑春。

幾處傷心懷遠路,一枝和雨送行塵。

東門門外多離別,愁殺朝朝暮暮人。 


柳樹搖曳處,傷離別。柳的四生盡嘗別離之苦:綠衣垂淚與重陽道別;春寧親手送走了春毅,一別十幾年;靜兒在天上漸漸衰老死去,深愛的仙人卻年輕一如往昔。柳的多世延續,是因為心願未了嗎?還是因為追尋所欲的信念太堅定,堅定到一世的時間仍不足夠?

  

******

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條。

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


《柳的四生》雖是小說,詩意卻更濃。或許因為是翻譯版的關係,在寫古代的篇幅中,有些用語稍嫌不夠古雅,但卻並不失詩趣,通篇閱讀下來,有種混新詩於小說中,再添一絲古樸風情的新鮮感受。

重陽與綠衣的故事貌似古代傳統的民間故事中不斷上演的陳世美、紫玉釵劇情,但因重陽一誓,才有春寧對春毅,遊走在兄妹之情邊緣的故事。誓為兄妹,兩不分離。書中扮演溫柔順從角色的綠衣與春寧,相較於男性角色,反而都更加堅定,更加明白自己的追求與目標,也更加負責。綠衣雖愛重陽,卻始終不願妥協入京;春寧雖渴望自由、渴望與春毅重逢,卻在家破人亡之際扛下破敗的家。柳的每一生都靜靜看著龐大家業轉瞬成空,榮華富貴盡歸塵土。她是綠衣時,苦勸重陽掛冠歸去;她是春寧時,鼓勵春毅奔向京城、探索未知的事物;她是靜兒時,在天堂與仙人相戀而老去,在人間邂逅森田,然後決定不論結局悲喜,都要把這場夢作下去。 

『社會好像是個騙局,局中富人騙局外窮人,局外人變成局中人才知道受過騙。』『森田痛恨金錢,要下地獄;靜兒追求愛情,要上天堂。』靜兒,身為新時代的女性,掙開了舊的束縛卻擁有新的煩惱,這樣的靜兒,是否能了卻重陽重重一誓、圓了春寧畢生心意?現代的女人,能否以我們自身的溫柔與韌性,走出更堅定的路呢?

 

=============

 

【各界好評】
*榮獲法國「民間鞏固爾」卡茲文學獎
*華裔女作家成為法國文壇新偶像,正如中國的8090後極少閱讀魯迅、茅盾,卻對韓寒、郭敬明情有獨鐘一樣,當下的法國年輕人也早已不讀巴爾扎克、羅曼羅蘭,他們現今的文壇新偶像是一位用法語來書寫中國歷史的華裔作家山颯。------上海僑報
*她書寫的中國歷史都有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而且非常注重刻畫人物內心的活動,這正是為什麼法國年輕人那麼喜歡她的原因------法國駐滬領事館文化參贊 盧力捷
*我是多麽賞識您那如此豐富又如此深刻的新作……您的語言、您的故事以及您微妙的思想使我深受感動。------法國前總統 希拉克
*她掌握了作為一位真正的作家與現代畫家應具備的所有才能,為我們展示了東方符號和迷離的夢幻意境,以及西方文字明朗清澈的美麗定義。——法國畫家,法蘭西畫院院士 高爾東
*這是一個受到如此奬賞的魅力的故事,這是一個盡享純文學樂趣的時刻。——法國前文化部長及教育部長 傑克‧朗

【內容簡介】
前世、今生是輪迴?還是平行進行? 
「穿越小說」始祖,法國文壇新偶像 山颯 魅力之作
四個時空、四段故事,隨著一本百年日記本出土
撲朔迷離的過去、現在及未來,交織出動人的樂章

春毅、春寧這對雙生兄妹生長在深山野林,春毅和吸食煙片的父親水火不合,更與大媽產生曖昧情素,最後憤然離家,春寧過著高牆內的人生,望著那廣袤的大地,目光追隨著天上的雄鷹和奔馳的駿馬,聽著耳邊呼嘯的風聲,想像著地平線的那一頭是怎樣的日子?

柳樹變成的女人綠衣,下凡與窮書生重陽結為夫妻。然而,重陽科舉中第,官至丞相選為駙馬,不甘於平淡生活,綠衣追求的愛情以悲劇告終。

凡人女子與仙人成親,沒想到仙人年輕不死,女子卻慢慢衰老至死。

靜兒是個二十一世紀摩登時髦的女強人,卻找不到以身想許的戀人,相遇放蕩不羈的混血兒森田,沒有固定職業,生活頹廢,森田痛恨金錢,要下地獄,靜兒追求愛情,要上天堂,二人緣分要如何進行?

四個時空,四段故事,因一本百年日記本出土,撲朔迷離的過去、現在及未來,交織出動人的樂章……

【關於作者】
山颯( Shan Sa
本名閻妮。自七歲起開始寫詩,發表作品,學習書法和傳統水墨畫,彈琵琶和古琴。八歲起,她的作品在《詩刊》《人民文學》《人民日報》等刊物上發表。十歲出版第一本詩集。她的詩曾獲全國少年兒童詩歌大賽第一名。20世紀中國著名詩人和作家艾青、嚴文井、劉心武、謝冕等都對她讚賞有加。十四歲加入北京作家協會,是當時最年輕的作協會員。到十五歲,山颯已經在中國出版了四本詩集和散文小說集。十七歲時,山颯赴巴黎留學,通過法國會考後進入羅浮宮學院和法蘭西神學院研修藝術史和哲學,並為著名藝術家巴爾蒂斯工作。出版了七部法語長篇小說,文學作品被翻譯成三十餘種語言文字,並在法國、日本,中國被選做中小學文科輔助教材。自2001年起,她的繪畫作品在法國、美國、日本、中國向公眾展出。2009年,獲法國政府頒發藝術文學騎士勳章; 2011年,獲法國總統頒發榮譽軍團騎士勳章。

 

    全站熱搜

    小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